市民孫女士(化名)長相比較兇,因此經常在工作和社交時受到歧視。最近,孫女士應聘到南京一家私營企業去當清潔工,但是老板因為她長得丑,才干了一天就要辭退孫女士。孫女士為了替自己維權,到白下區人民矛盾調解中心討說法,結果討回了500元賠償。(揚子晚報,10月29日)

  容貌對人的際遇有重要影響。除了上面這名清潔女工因為“容貌欠佳”而遭老板辭退之外,29日《錢江晚報》一則新聞“女護士微博稱‘帥哥體檢可插隊’”則讓人見識了“長得帥”給人帶來的額外好處。清潔工因“容貌欠佳”遭辭退,體檢男子因為“長得帥”被受到小護士“特殊優待”,同樣因為容貌,妍媸美丑的差別給人的待遇卻截然相反,不能不令人心生無限喟嘆。

  因為容貌不佳而遭受歧視,社會中不少見。在人們“先入為主”的心理作祟下,向對于帥哥美女的賞心悅目,容貌欠佳者似乎從表面上看就讓人“不舒服”,因此其真正的實際能力也就無形中受了牽連,這也是不可忽視的現實。根據容貌判斷人的能力,甚至將人的容貌當作衡量工作能力的首要因素,這種情況在現實中比比皆是,甚至已經成為一種盡人皆知的“潛規則”。每年畢業前后,一些對于自身形象不自信的畢業生紛紛走進醫院進行整形美容,同樣是這種“以貌取人”觀念的現實映射。

  將容貌作為衡量人的重要標準,不僅暴露出一些人的淺薄無知,而且反映出當今社會多元價值觀碰撞摩蕩之下的浮華喧囂狀態。做事情追求短平快的浮躁心態和逐利心理,使得一些人無暇去專注于深層次的沉淀。落實到人際交往和職業上面,就是看容貌,比穿戴,“人靠衣服馬靠鞍,狗戴鈴鐺跑得歡”,對容貌儀表等外在條件的要求甚至超越了內在的素質能力本身,殊不知后者對于干事創業的決定性作用不容顛覆。

  猶記得小時候學過的課文《美麗的公雞》,具有“大紅冠子花外衣、油亮脖子金黃腳”等靚麗外表的公雞,整日無所事事,只知道炫耀自己的美,誰知卻不受人待見。文章的核心思想“美不美不光在外表,還要看能不能幫助人們做事”可謂一語中的。我們從小接受的“不要看外表、要注重實際能力和貢獻”的人才觀念,與現實情況卻迥異,內心的悲催該如何釋放?外表重要不錯,但除了一些專門靠容貌吃飯的行業,其他行業(尤其是上述招收清潔工)大可不必將精力耗費在求職者的容貌上。容貌佳并非意味著心腸好、素質高、能力強,“金玉其外、敗絮其中”者有之,利用容貌坑蒙拐騙者也有之;容貌欠佳者也并不意味著能力素質差,相反他們或許會在素質能力等方面砥礪精進以彌補容貌之不足。

  容貌不佳遭辭退、長得帥氣可插隊,上述二例雖然只是個案,但從中可以窺見一些人對于容貌方面的態度。以貌取人不應該,尤其以“容貌欠佳”辭退員工,更是粗暴侵犯員工的合法權益,甚至侮辱個人尊嚴之虞,已經觸碰了法律法規紅線?!叭菝睬芳褎t辭退”雖然反映了社會功利化思潮影響下的浮華喧囂,但這種“以貌取人”的現實存在無疑又在一定程度上強化了這種喧囂。以拼權力為核心“拼爹”“拼背景”等社會怪現象早已遭到民眾撻伐,殊不知“拼臉蛋”也是一種畸形的社會怪胎,這種無視個人內在素質和實際能力的畸形人才觀,是對崇尚德行能力素質的主流人才觀的消解,必須予以遏制。相反,對于容貌欠佳者不但不應該歧視,相反更應該給予他們更多的發展機會和表現舞臺,這才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底色。